我一直在想,假如查尔斯王子只是个普通的男人,那么19岁的戴安娜还会在明知他另有所爱的情况下嫁给他吗?在戴安娜一段被公开的录音带中,她曾经说大婚那天是她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的心像死一样平静,我感觉自己像待宰的羔羊.”
她其实是可以不必那么可怜的,没有人把她送到案板上,是她自己愿意的—如果她不肯,谁还会强迫她站在教堂里对另一个男人说”我愿意”.但是能责怪她吗?假如换作我,我是不是也会说”我愿意”呢?我能分得清楚我是在对一个比自己年长很多而又与前情人藕断丝连的男人说”我愿意”,还是对那一顶令人羡慕的未来王冠说”我愿意”?即使单纯年幼,戴安娜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但后来她也有很多机会的—当她与查尔斯王子的婚姻名存实亡以后,她是可以选择离婚的,但是她迟迟的不肯.依然固执的保留”王妃”的头衔,也许她已经习惯被称为”戴安娜王妃”,也许她觉得自己为这个称号付出太多,所以她不能失去这个荣誉.
阅读全文——共165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