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32的个人日志

华盛顿纪念塔 之 汉字刻石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一座标志性建筑——华盛顿纪念塔。塔壁镶嵌着铸文石刻计190方,取自世界各地,皆为歌颂美国国父之词语,旨在显示其在全世界的影响。其中,一方刻石为汉字所书,镶嵌在纪念碑第十级墙壁上,碑文如下:
  “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貌雄毅绝伦,呜呼,可不谓人杰矣哉!米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品读碑文,不难体味出作者对华盛顿的赞誉之情。徐继畬认为,华盛顿勇武胜过陈胜吴广,豪雄超越曹操刘备,且功成不居,不恋权位;创推举之法,乃古代圣贤“天下为公”遗意之体现者。此外,还对美国“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的新制度予以衷心赞美。

  徐继畬(1795-1873),出身于书香门第。《清史稿·徐继畬传》记载:继畬选庶吉士,授编修,不久迁御史。直言敢谏,疾恶如仇。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迁福建布政使,二十六年,授广西巡抚,未赴官,调福建。
  鸦片战争之结局,给徐继畬触动极大。已有两百年辉煌历史,号称盛世的大清帝国,面对来自数万里之外蛮荒之地的化外夷人,居然不堪一击,一败涂地。怅恨之余,深感夜郎自大于事无补,便利用一切机会,焚膏继晷,着眼于境外之新奇世界。1848年他的《瀛寰志略》应运而生,这是继《海国图志》之后,一部更加系统地介绍世界地理之著述,其价值不言而喻。
  而在当时情况下,徐继畬对西方政治制度和华盛顿的介绍与推崇,后果可想而知。以当时清廷专制之登峰造极,理念之僵化老旧,岂能容许身为朝廷命官身份之臣下影射和抨击自以为至美之制度,且公开赞美外国元首!故而徐继畬受到朝中言官弹劾。
  恰在当时,美国政府为纪念国父华盛顿决定建造纪念碑,并于1848年7月4日安放第一块奠基石。总统波尔克亲临开工典礼,并向全世界广征纪念物。当美国政府向中国征集相关的纪念物时,由于中国的封闭和国中人士视野之狭窄,竟无相关可用之物,美国政府颇为失望。而恰在此时,美国传教士丁韪良通过与张斯桂之交往,得知中国官员徐继畬对华盛顿不仅非常了解,且发表过相关评论。于是,他购得上等石料制碑,并通过张斯桂得到原文并泐之于石,汉字碑乃成。1853年,此碑漂洋过海到达美国,赠予美国华盛顿纪念馆。1862年,美国传教士伯驾,将碑文译成英文后发表,使徐继畬的言论事迹在美国不胫而走。尤其是继畬对华盛顿之赞誉言论,使美国朝野上下大受感动,引起很大反响。美国人感兴趣的是,在遥远的大清国,竟有一位官员如此推崇歌颂他们的国父华盛顿。徐继畬境遇亦因此有所变化。同治三年(1864年),在罢职12年后,徐继畬以三品京堂供职于总理衙门,负责协办清廷外交事务。

2 评论

  1. 是你写的吗?你会花时间去写这个?

  2. 尚且没有评论 »

hebe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